前方在火中苦楚呻吟着的士兵不停的在火中奔驰、打滚,火势便因此而减小。张泽此时心坎很是恼怒,他右手挥动着丈八龙蛇矛,左手牵着缰绳,右脚用力往马肚子上一作,那黑色的马就飞驰出去"> 前方在火中苦楚呻吟着的士兵不停的在火中奔驰、打滚,火势便因此而减小。张泽此时心坎很是恼怒,他右手挥动着丈八龙蛇矛,左手牵着缰绳,右脚用力往马肚子上一作,那黑色的马就飞驰出去" />
<track id="botUXwi"></track>
  • <track id="botUXwi"></track>

        <track id="botUXwi"></track>

        1. 第五章:黑龙蛇再现

          ">

          前方在火中苦楚呻吟着的士兵不停的在火中奔驰、打滚,火势便因此而减小。

            张泽此时心坎很是恼怒,他右手挥动着丈八龙蛇矛,左手牵着缰绳,右脚用力往马肚子上一作,那黑色的马就飞驰出去。其他黑虎军一见便只能跟上。

            只见那黑色的闪电飞速向前飞奔,跨过了还在燃烧的处所,马蹄踩在那被焚烧的炭黑的尸体上,随即一跃,跨越了那火烧之处,和自豹他们奔去。

            “胆小鼠辈,有种过来吃我一矛!”张泽恼怒的叫嚷道。

            和自豹看着前面正在上山的队伍,他随即将马头调转,冲向张泽。

            和自豹骑着白讯马,身着亮银圆龙铠,头戴红缨清风盔,脚蹬金丝驭马鞋,身披红绸弄风袍,手执破空长风枪,长眉俊颜,微风凛凛,气度轩昂。

            “你这丧尽天良的老王八蛋猖獗什么?今天我就要为民除害!吃你爷爷一枪!”

            “为民除害?就你?那我今天便让你长长记性!”

            两马交接时,和自豹将手中枪往前一用力刺,带着一股强风,张泽立马将黑色的长矛挥动招架。

            在一次金属的激烈撞击声后,张泽将长枪挑开,两马已经交织而奔,快要离去时,黑色的长矛再往后挥去。

            张泽沉吟到:“黑波灭!”

            长矛挥出一道黑色的弧形光波,破开周围空气,敏捷向和自豹袭来。

            和自豹反映敏捷,只见头上红缨一动,红袍一转,枪尖便刺向那光波,“长风破!”,顿时一声炸裂之声,两马都受惊向两面奔去。

            和自豹缰绳一拉,调拨马头,停在那里,看着张泽说道:“还不全力以赴的话,你可就等着你后面的部队来给你收尸吧,哈哈哈。”

            张泽:“傲慢之极!看来这山,你是上不去了!”

            随即将手中长矛快速旋转,只见他身上的黑色之气往外溢出,渐渐的底本清朗的天空突然变的黑沉,他又停下,只见他周遭的黑色之气全体流向那丈八龙蛇矛一处。

            和自豹见状心想:“完了,没想到真把他逼急了,都用上这招,不行,差距太大,我要找机遇脱身才行。”而后他便听到一声龙吟蛇嘶之声。

            龙蛇乃是远古八荒之地的一方霸主,身长万尺,蛇首龙身,背后生一对黑翼,起飞时像一座黑色的山脉,隐天蔽日,叫声中有龙吟也有蛇嘶,后来脱身轮回飞升后,有人偶得其鳞片,将其熔炼后铸成长矛,统领一方,而在他逝世后长矛便不见踪影。

            直到黑虎盟的异军崛起,盟主意泽应用的便是那武器,其成名技“龙蛇再现”有次更是将一座城内所有人全体灭杀,可怕如斯。

            骤然间,和自豹看见天空中有一黑色怪物的影像,且逐渐清楚,他惧怕了,因为这招曾屠一城。

            但他没有惶恐,从怀中掏出一锦囊,取出锦囊之物,只见是两个黑白小铁球,一手便可拿住,可质量却各有十斤,他把两铁球攥在左手里面。

            他沉吟一句:“风云龙卷枪!”只见三股龙卷吹向张泽。

            “哈哈,负隅顽抗,挥霍时光罢了。”

            龙蛇影像并未完全浮现,于是张泽便挥舞长矛将那左右两旁的龙卷逐个击破,此时前方的龙卷已经吹来,他不认为然的挥矛劈去,却在卷动的狂风中劈到什么物体。

            瞬时光,许多银色细针向他涌去,同时还随同着绿色的气体。

            张泽脸上的笑颜马上消散,随即的是本能的惊骇,细密的针随着绿色的怪风,他此时立马回流黑气,化气为铠,屏住呼吸,右脚用力蹬马肚,长矛马上挥动,黑马随即奔驰。

            万千细针破开黑气盔甲,穿破外面的黑虎甲,向内衬软甲刺去,经过多层的减弱,银针只在皮肉处扎了一个个蚊虫叮咬似的伤口。

            “这怪风中是百家混毒!不能吸入!”

            和自豹大声对他说道:“虽然我杀不了你这老王八蛋,但是也不会让你好过的!”然后回拨马头,去追孟淳华他们。

            张泽好不容易将那怪风弄开,朝前看时却不见和自豹,而后面的部队已经到来,他为了稳固军心,没有表示出失败后恼怒的样子,他用内力将那带银针和体内的毒素全体逼出,然后将破损的战铠一丢,紧紧的抓住那长矛,心有不甘的看向前面,随后率领大军一起上山。

            此时桃花洞内,清风教和拜月教的东面的人已经来齐,双方都批准合力将那裂痕破开,然后各凭本领。

            一行人围在那裂石处,几人运转体内真气,随后十道强劲的攻击击便朝向裂痕攻去,山洞也因此而震撼,洞顶碎石随同着尘土落下,几人闪躲后,洞内又恢复安静,可是那石头纹丝不动,十人合力的攻击并未将石头破开。

            正当众人不知所措时,清风教的于垣、孟淳华、蔡伟幻、和自豹、陈工河、王猛也已经陆续进来,随后他们又试了几次合力攻击,却还是与先前一样,只把洞里捣的天翻地覆,那石头却仍没有动静。

            孟淳华猛地一跺脚,然后骂道:“他妈的,我们大费周章赶到这,成果却只能在这里干瞪眼?这不是耍人呢嘛?”

            于垣走到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孟,不要焦急,总会有措施的,我们再看看这洞内还有什么处所没有细细查看过。”

            “报!”大家先听见一声喊叫,而后看见一个飞驰过来的人。

            随后跑到张清风他们面前颤颤巍巍地说:“禀告教主,那……那黑虎盟和那万福洞还有那百血盟……都……都结合打上来了!”

            “什么?来的这么快?”蔡伟幻惊讶道。

            “这次举动变数太多,原认为神兵可以在短时光内夺走,成果两教联手却毫无作用,而那不可能结合的三方权势却勾结一起了。他们联手很难对付,这样,教主留在这里持续尝试其他方式,我们其他人先出去招架他们。”韦一州说到。

            “那便依照韦护法说的那样做吧。”张清风又说,“你们先坚守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若还不得手,那此等宝物便与我们无缘,大家就尽快撤离。”

            只见那欧阳雪也随即说:“我既然也在此洞中,那我教中的其他长老也会随你们一同作战。”

            随后一行人便快速出去,只留下张清风和欧阳雪两人,两人仍在周围寻找别的方式。

            看着紫光弥漫的四周,张清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谁知他不经意的一抬头,竟然看到正上方透光处有异样。

            他敲了敲脑袋:“哎呀,刚才光顾着周围,都没注意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