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otUXwi"></track>
  • <track id="botUXwi"></track>

        <track id="botUXwi"></track>

        1. 如何评价张敬轩?

          有一个幻想,以后如果能用自己的笔写东西,最想给两个人做传,一个是尊龙先生,一个是轩仔。

          尽力,共勉。

          2018.4.19

          我最瓦解的时候听张敬轩。我好像看着他的眼睛就能望见他曾经的失望。那天英皇做了一个民间拜访,一个几年前得过情感病的歌迷,她说她最难过的时候都会睇佢嘅show,看完之后会感到好受许多。Hins的眼睛里总有一种吸引我的东西,是那一份对世界和幻想的认真在打动我,这份激动足认为我解苦楚。我也爱看他的show。

          11年港乐,《明星》之后他说的话我能记到我逝世:

          “我想大家同我一样,很牵挂大屏幕上呈现的每一位明星。我是生于那个年代的。我自小在广州长大,其实我小时候听的录音带啦,看的节目啦,穿着啦,和自己表演时候的台风啦,其实都是和他们学的。因为在那个年代,他们就是我的偶像。”“其实我我是很有感想的,因为我很幸运可以得到其中一位巨匠黄霑先生的最后一份遗作《blessing》,他帮我填了一份词,我感到这是我音乐生活中最主要最主要的一个宝物,到现在我都留着一份他的手稿copy,原稿已经归还给他的太太去保留。”“前两年做完演唱会的时候,晚上回家,总有种失落的感到,因为,一来我搬家到新界住啦,call friends friends都不去,因为太远,因为那里差一点点就能收到中国移动那个处所的信号啦。”“很多时候,想起刚刚来香港的头几年,打电话返屋企(家)给爸爸妈妈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会讲,你在那边惯不惯啊,住的好不好啊,因为我头两年都住在酒店嘛,尖沙咀啊尖东啊所有的酒店我都住过了。一星三星,唱片卖的好的时候住五星。那段时光,其实自己回忆起来的时候会意疼,因为很多时候自己就算病了,或者工作不开心的时候我都会同爸爸妈妈讲:‘我很好啊,在这里很开心,不用担忧我’,因为我知道他们也会这样,当他们有病痛或者不舒畅或者对我有牵挂的时候,他们都会假装若无其事,因为他们都不想我担忧。”“所以我将在香港这九年的生涯写下了以下的这一首歌,送给大家《故园花茶》。”

          大概是因为《断点》和《只是太爱你》,有的粉丝开起玩笑来都会讲:

          “快停下张敬轩写词的手。”

          我其实曾经为了这句话很惭愧的。

          我是99年诞生的,大概小学毕业刚念初中的时候有了第一部智能机,那段时光最热的播放器还不是网易云,而是qq音乐。当时就在相似个性电台一样的处所听到了这首《断点》。我爱好这首歌的旋律给我的感受。

          为什么曾经会感到惭愧呢?

          因为爱好他的第一首歌不是那些可以让他变经典的粤语歌,而是这首让他在内地走红的国语歌。

          从前我是这样想的。或许多多少少受人影响,心也被莫名的小众情感,随波逐流似乎让人感到羞愧。

          但是后来有一天我又在他的演唱会上听到这首歌,14年红馆那场。

          他在开场唱了林家师徒写给他的许多首很有代表性的歌,把自己作词的国语歌放在了最末。

          《断点》的伴奏声响起的时候,他走下舞台,从观众席这头走到另外一边,和观众们握手拥抱。

          (薛凯琪小姐姐还亲了他一口,唇印留在了脸颊上。哼,分别。)

          那时候我在想,无论别人怎么评价,一个人的每一份作品都是自己心上的一块肉,就像我回头再看自己写过的很多东西,有的时候都感到是一种灾害,但是也不忍心删掉,因为无论如何它都能勾起我那一段时光的回想,都是我的一部分。

          《断点》是张敬轩的一部分。

          而且我现在感到我更爱护轩仔自己写的词,因为这是除了看他的ins或者看他的节目以外作为一个小透明去懂得他最直接的措施啦。

          我不再惭愧了,因为我爱好他的全体,不管别人怎么评价。

          好的人人都爱,但是我也爱他的负面,他的沮丧,也爱他曾经的失意。

          我总是在他身上看到我自己的样子。比如他在人前其实是个逗比来着,但是认真起来情感却又这样细腻。我看过的他的每一场演唱会,每一场演绎,他都用十分的情感去唱每一首歌。

          印象最深入的是林若宁写给他的《笑忘书》——

          得到同样快活彼此亦有沮丧童话书从成长中难免要学会扫兴经过同样上落彼此堕进灰网沉沦 烦扰 磨折何苦多讲

          我一直感到他对这首歌别有一番情感。11年港乐上,《笑忘书》的协奏曲开头,《笑忘书》压轴。14年和17年,他都唱到哽咽,真的是小哭包来着。我听不得他哭,所以还是一直听11年的版本。他哭,因为这首写的就是他自己——

          我快活到孤单我缺少到满足游戏就算高兴不会幸福人大了 开心都想哭我每日要生涯我每日要斗苦捱下去连上帝亦也许没法搀扶我前路有右与左面对决定难统筹

          我感到林若宁写给轩的很多歌都很像轩仔自己,再比如《故园花茶》。

          离家带着俭朴衣箱青春释放在竞技场工作 刚强 结实不过大铜像生涯 荒漠故园的花 冲泡每滴平复寂寞的茶而快活极便宜游戏在大城市值得吗回家对着空旷的冰箱哀伤都靠便当滋养回想的一扇窗篱笆的七里香太深 印象暂借的家冰冻泡面每天急速消化谁愿来慰劳我心境好吗

          他也得过情感病,但是从来没对别人说太多。人前仍然是那样一副逗比的样子,笑着,体贴着,想让别人开心快活。因为自己敏感,于是看待旁人时,都用着同样的敏感,虽然绝大部分时光都不会有同等的回馈的。别人说他的嗓音阴柔,但是我只感到温顺。

          降两度直播上,他自己说,自己的五官每一个单独拿出来都很好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组合在一起就没有那么好。

          我感到他从前也是一个带着难以拂除的自卑的少年。总是感到自己还不够好,总是感到自己没有别人那么靓仔,也没有禀赋,所有的只是加倍的认真和谦卑。直到有一天他站在舞台上,不再只是仰望着别人的作品,他的作品也变作经典,爱好他的人遍布天南地北,还有我这样的人,做梦梦到了他笑着喊着他的名字醒过来。到这一天,少年的自卑一分分都化作感谢。

          现在的我也是那个自卑少年。

          于是他是我的毕生偶像。

          他不是高悬空中的明星,但他是我的明星。

          轩仔呀轩仔呀爱与你一起傻笑发梦顽皮天光到天黑仍乐此不疲朋友和伴侣最好是你

          最后分享一个我最中意的跷跷板,轩仔说人生就像跷跷板一样,高高下低起起落落。我也盼望大家在自己路上遇到艰苦感到自己快要走不下去的时候,都要加油。

          2018.5.12

          他又陪我渡过了一个大劫。

          2018.5.20

          虽然知道不是什么不得了的日子,但是还是天天都想跟轩轩表白呀。

          依照《奇洛李维斯回信》的理论,天天写六百句我爱你,信任早晚收得到回答。

          我没有天天写,但是心里天天想,算不算数嘛。

          最后放上我最爱好的,不是黑粉,别攻击我。

          (*ˉ︶ˉ*)

          图片来自微博,若侵权请接洽我,立即删除

          2018.6.20 清晨1:06

          半夜睡不着,又去刷了一遍港乐,听到《明星》之后又打开了“持续溺爱”演唱会,奉献了我六月一波眼泪。

          就想起还没懂得过张敬轩的时候也看过一遍“持续溺爱”。那时候注意力都在明哥伟仔身上,阿Hin出来跳《芳华绝代》的时候也只是瞄了几眼,就感到这个人因为边跳边唱倒是有些中气不足了,也挺让人忍俊不禁的。

          回头想想,总感到缘分也算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那时候就因为这转念的想法,在一段时光内我都不会有想要懂得他的心态,于是在那段时光里,我完善地错过了他。

          今晚我又回头看。刚入眼的竟然是他的脸,因为有一半是梅姑,化了浓妆,粉擦得很厚,眼线勾得很浓,居然让我感到有许多媚。突然感到他的脸庞也有一丝不分阴阳的柔美。

          再看下去,就是举手投足。眼神太勾人了,嗯,至少足够勾得我五迷三道了。

          瞬时光感到我从前错过他,很遗憾,因为我本该再早些爱他。

          但是,我感到不迟。

          2018.6.27

          测验月焦虑的我做了一个美梦。

          梦见轩轩,从梦里笑着醒来,甚至感到耳边飘着《樱花树下》的歌声。

          梦醒之后失落总是免不了。倒在床上,想再睡着,想再把梦接上。

          总是不能。

          2018.7.1 清晨3:13

          听他的歌的时候,我的心境总是是两个极端。要么是心旷神怡,要么是沉到底。总感到我做不到不以物喜。

          人的声音是骗不了人的。我无意拿来比拟,但是在演绎歌曲的时候,有些人是为了演绎而演绎,唱功虽好,但是细细探看情感,就知道他是在演绎情感,还是出自真情。

          他不一样。他唱歌,我能从每个转角处听到情感,让我感到正在唱歌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同样的歌,别人唱起来总是不如他给我的感到那样深。

          他总是对歌词里的人的处境有一种巧妙的共情,而我对他也会有第二个层次的共情,我总感到这也是他给很多人一种莫名的吸引的原因。

          我是柔柔地被他打动的。一寸一寸的。

          在梦中无数次飞向他。

          2018.7.11 0:16

          深夜听轩唱《后来》总是让我太苦楚。

          在爱他之前,每次看某些大场面,看到他站在人群中间,总感到他存在感十分微弱。持续溺爱里,下台后他和明哥嘻嘻祖鹅同桌,当时的我竟然只注意到明哥嘻嘻和祖鹅而没留心过他,直到前几天我又回看,才注意到他的眼睛。

          他这样的眼神,我看一眼能记一世。

          听他唱《后来》是一件让我心境很庞杂的事情。

          我爱轩比拟晚,第一次听是他在16年直播时。

          而他唱完这首歌的表情我是忘却不了的。

          他说他一般是回广州又心境好状况比拟好的时候会在微博直播。当天他喝了一点酒。

          这首歌让轩很难过。总感到歌词大概是全方位贴切了他年少时某段情感。

          我之所以说听他唱这首歌让我感到很苦楚,是因为他的神态。但与其说是神态,不如说是一种共情。

          歌手在唱歌的时候可能会有两种状况。

          1.只是演绎歌曲,而对歌曲与歌词本身没有任何情感,更像是局外人复述故事,或许演绎到位,却缺了一点情感。

          2.对歌词里的故事感同身受,演绎的进程中也就想到了自己,所以让人能够感受到不一样的味道。

          大概这首歌对轩来讲,可以说是完完整全贴切了自己,于是有一种“这首歌说的就是我自己”的感到。

          我能够很显明的感到到,他虽然在直播,名义上是唱给直播间里三十九万人,但是在唱这首歌的时候,他的眼神和话都是给那一个人的。

          多少让我有些爱慕。

          第一乐章音乐会上就更加显明。

          直接改词。

          栀子花 白花瓣落在你蓝色百褶裙上爱我你轻声说

          我很难用语言描写我的感到。当时他站在那里,那个角度没有对着观众席,而是对着一小片空地,那个眼神望向的高度和处所,都让我感到他其实是在空想他眼前就站着旧日爱人,而这首歌真逼真切的就是唱给她听的。

          他唱《后来》那样动情,是因为他心中有一位后来啊。

          而我苦楚大概是因为看着他遗憾,看着他旧情难忘,大概也是因为我和他一样旧情难忘。

          张敬轩敏感,我亦敏感,张敬轩念旧,我亦念旧,大概也是我为什么在人群中终于望向了张敬轩。

          2018.7.13

          今天找到了记单词和例句的方式。

          把例句的主语都改成张敬轩,能有效晋升我记忆的效力。

          美滋滋。

          2018.7.16 14:22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特殊想听轩唱《紫》。

          2018.9.2 22:24

          好久没有回来了。

          哈尔滨已经入秋了,秋风萧瑟,卷着落叶一起归去,听起来有些凄悲凉惨。

          听《酩酊天使》

          朋友你悄悄远去化作远方的天使仍间歇听见你旧名字翻开这相簿至少哭一次你笑容印满相纸

          2018.10.15

          真好,十年了。

          明日花今日已开。

          2018.10.15

          2018.10.21

          倒是把这里当成日记了,也难为一直有人看我的胡言乱语。

          生涯就是阅历了之后再阅历,悲剧也总是重演之后再重演,喜剧就是悲剧重演之后再加上我的释然。

          人一旦闲下来,就开端回想,想起很久很久之前产生的那些事,想忘忘不掉的和想记记不得的,一并都在这个时候想起来了。

          想起第一次听《断点》是在初中校车上,电台推举我就打开了,第一眼我捕捉到的是张生的面容,惋惜那时候我并没有细心察看也还并没有从面容中读人的才能,只是感到旋律琅琅让我一遍就能哼唱,于是它就静静躺在了我的歌单里。

          从那一刻起直到二零一七年,过了六七年的时光我才真正的来认识他。

          这六七年我阅历了许多,他也是,六七年之后我再看到他,因为人太出名,他的阅历依然有迹可循,而我却已经快要把自己的阅历忘却了。

          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一直感到留存某个物件的原因是它上面承载着一段回想,再翻看时也能散发出那段时间的香气,就像打开八音盒就想起儿时天棚上悬下来一串串的玻璃蝴蝶。

          拍婚纱照好像也是这样,就好像把两个人的幸福和当时的笑颜都放进滴胶里凝固了,再翻看的时候就能回想起当时的幸福来,如果婚姻不幸就对着流泪,如果婚姻幸福就笑着感慨我们都在一天天变老。

          我也曾经一度鄙视婚纱照,以为那只不过是一种情势,我要的是“盟约是侧重在心情,早已认定是对方亦不必一张纸定情”,不必招摇过街也不必派对婚礼上夸耀。

          直到看到他的,才知道那确切是代表着一些东西的,我也不能够无所谓。

          无名份但更温馨吗,我怎么感到痛楚?

          突然想到,我不感到初恋痛楚也不感到初恋美妙,大概是因为我没把初恋当初恋,我把初恋当成一场教导了。

          如果太急着让某个人从自己的回想中剥离,就会忍不住将他的痕迹全都从自己的领地里抹去,干清洁净,就好像他从没来过,我也没见过他,可是一旦回想起我曾把他刻意剥离出我的性命这件事,我就知道其实我一刻也没有把他忘却过。

          “越要退出越向你性命移动。”

          想起一个人,被埋在记忆深处很久很久的一个人。

          我曾经看着他因为我的呈现逝世灰复燃,我也是,我因为他的呈现又重新捡起了对生涯的热忱,成果未来的某个时光点,他又逝世了。

          我亲手救过的人,亲手救过我的人,没了,而我面对遗体的时候却又无能为力。

          且当我现在面对我自己的遗体的时候,我也无能为力。

          我姐姐说,你开端不受把持的谅解一个人,往往从他的逝世亡开端。

          那我呢,可有人来谅解我的逝世亡?

          没有。

          2018.10.22 23:29

          本应当抱着电脑耕耘马原剧本,但还是忍不住打开了知乎更新答案,这个答案写着写着已经不像是“如何评价张敬轩”了,倒是像我的日记,兜兜转转,身边的人枕边的书被铺上的娃娃换了又换,只有轩和他的歌声一直陪着我走过了这些日子。

          校园网十一点半就断了,但我还在用电脑听歌,电脑最大的优势就是缓存下来的数据只要不肃清永远不会被忘却,只要不输入也永远不会被记得。

          所以十一点半之后我总是在单曲循环。

          昨天循环的是送命Medley:垃圾+绝+失乐园+大开眼戒

          今天是断点

          “全体都会实现”

          我就再信任一次。

          我猜忌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是可以用照片精准捕捉下来的,最美的夕阳也像是勾兑出来的。

          被一瞬间的美打动后就忍不住按下快门,返家再看相片的时候就感到失真,于是开端上色,于是一步一步把相片晕成油画颜色。

          比起相片,反而是莫奈震动了我,让我闭上眼睛就全是那两幅截然相反的日出。

          我想攒钱买相机啦,然后去香港拍张三岁和他的仙后餐厅。

          2018.10.24 23:25

          “无权去把惊扰你的心捧起赠给你”

          “即使想讲已经把识过的字用完”

          “想讲一句一切算了你听不到又怎算 想失也无可失这刻我也曾赚了温暖”

          今天循环的是《尘埃落定》。

          今天走在一条漫天杨树的路上的时候,再次感受到了那份失散已久的“本来我非不快活”。

          有你最好,没有你竟也不错。

          曾经以为最简略的快活莫过于吃饭睡觉,若有不忿和难过,或者暴饮暴食,或者蒙头大睡,总能解忧。总感到这份全人类通用快活应当是永远属于我,没想到本来有一天也会失去,也会一口一口逼自己吞咽,也会对着天棚一秒一秒数羊数到天明。

          再听《百年树木》,一瞬间感到如果是我的性情,或许不会让这件事情拖十年,因为我这个人啊,一旦想不清楚什么事情就开端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想,想到自己不能蒙受了就干脆去问个清楚。

          又不是车马摇晃的时期了,总是不至于折磨自己十年。

          当然在斟酌到多多少少是因为故事须要之后,也就没那么介怀了。

          最近沉迷着《幸福摩天轮》,也想好好地坐在小小舱门里,狭窄的空间几乎隔断了人间所有声响,脸贴着窗静静向下瞧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世界在流动还是我在流动。

          旁边有你最好,没有你也不错。

          但我总感到这样的时刻应当是两个人,可以靠在你肩膀可以偷吻你侧脸,那是一种被上天尽收眼底却全然无人在意的爱。

          想起热爱演唱会上被医生调侃遮瑕膏浓重的四川熊猫轩仔。

          不禁感叹,那时候轩仔瘦瘦的,医生也还没发福。

          真是,岁月长,衣裳瘦。

          2018.10.25 14:07

          “尘埃缥缈间早已落定”

          已经挂怀,已经失意,已经自轻,

          就再也,

          不必挂怀,不必失意,不必自轻。

          2018.10.26

          写给张敬轩:

          你用笑颜温暖了荧幕之外的人

          就像耀眼阳光

          而我愿做一颗反射你辉煌的星星

          来让你断定你未曾于世界缺席

          一直照射着别人的你

          也会累吧

          我也只能祝福你

          茫茫人海中

          捉住属于你的那缕光

          远远望着你被光芒映照着的温顺面颊

          我也可

          放心

          2018.10.27

          两年前阅历了不小的打击,一段由于身份和年纪差距广泛不会被人接收的情感最终以他的一纸婚帖宣布终止。这段情感是隐秘的,就像偷情,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把全世界都隔断在身外了,天知地知我知他知。

          虽然从始至终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但我却还是自甘腐化在这片温顺天地,因为即使不会有什么成果,进程仍旧是快活的,是深沉爱着的,是灵魂相认而彼此嵌合的。

          直到那份婚帖被递到我眼前,才干够告知自己该卷起累赘撤离了。

          人对了,身份错了,年纪错了,地点错了,时光错了,是不是还是阐明,人也错了?

          那时候天天听《春秋》。

          “得到这结局,难道怪罪神没有更伪善的祝福”

          “如令你发明为你而活到失败,令人不安,我品性坏”

          “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

          “有没有道理为你落发必需得到世人批准”

          认为这已经算是悲痛到绝了,没想到接下来的话更狠。

          “若自觉这叫苦楚未免过火容易”

          “我没有被你改写一生怎配有心事,我没有被你害过恨过写进情史变废纸”

          “春秋只转载要事,如果爱你欠意义,这眼泪无从安顿”

          “我没有运气放大自私的失意,更没有道理在这日你得到真爱制作恨意”

          “想心酸,还可以,想心底留根刺”

          “至少要会晤上万次”

          我总是会依据小哭包在演唱会的时候有没有哽咽来断定一些事情。

          有些词写进了他的命里,他唱起来的时候就会回想起自己的往事,眼泪就止不住了。

          比如:《后来》《笑忘书》《预言书》《故园花茶》…

          有些词还能够理智沉着地演绎,没错,很明白的看到了,是一种演绎,能够感同身受,是一种共情,却不至于悲绝,于是演绎才有了哀而不伤的感到。

          《春秋》是其中之一,《余震》也是。

          我有的时候以为真正的共情是一种“善解人意”,是虽然你没有阅历过,但能设身处地地将自己置于另一个人的境遇来做出反映,而假的共情是“在另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过往”,对另外一个人的同情并不是心疼这个人本身,而是出于对自己过往的一再怜惜,顺便还带着扼杀过往的意味。

          2018.11.11

          有没有小伙伴相约明年去轩的演唱会哦——

          2018.11.12 0:12

          能与言者的确无二三。

          我总是忙着用一种悲痛替代另一种悲痛。

          2018.11.24

          去香港的时候必定要去绯荔榭看。

          2018.12.5

          今天收到了朋友送的诞辰礼物(虽然诞辰已过去四个多月),虽迟但到。

          DahliaII

          2018.12.6

          在微博上看到小轩给Tobey唱歌的三段视频,想到今年演唱会我循环最多的《预言书》。

          听到Tobey歌声的时候,感到他的声音这么清灵,必定是个下凡天使吧,只是这个天使又飞回天国啦。这么久以来,爱着小轩的每一个人都像站在他身边的罗宾,都曾被祝贺过青春常驻,但也都逃不过离场的命运。

          可是只要能陪你一天,再多陪你一天,就好了呐。

          啊啊啊啊小轩这个走数的人要出新专了!

          悄咪咪把旅费收起来等着买碟…

          分享一个在我家沙发上装睡的少年。

          2018.12.15

          或许我早就把张敬轩当成了他从未知我存在的朋友。

          2018.12.17

          分享一个2015哈肯和煮鹅演唱会上捕捉到的小轩。(笑颜真可爱)

          2019.1.14

          2019.3.9

          今天看着那条写数码宝贝的说说的时候,播放器突然主动调到了《预言书》。

          播放器在暗示我,我的鼻头一酸。

          「万能侠旧日随同自己,屋企通处飞

          七岁怎胆敢预言自己,操一艘战机

          但到必定年事,经不起经济腾飞

          放下志气,喜中带悲」

          至今仍然感到《预言书》就是林若宁写过最好的一篇词,当然,只是我感到。

          发生“最好”差别的原因本是我们望向的处所不同。

          「万能侠昨日真诚队友,通通隐了居

          新世纪福音热潮动画,一早不再追

          面对生涯流水,天真给几次榨取

          往日队友,一一退队」

          从前我感到林若宁太悲,为什么他只看到真诚队友一一退队,而歪闷却写陪你去抗衡种种对手。

          现在我想,他其实并不是悲,他只是写下他看到的。

          如今我也已经达到大人年岁。

          二十年恍然如梦。

          深夜是最合适听轩轩的时候,温顺又警惕翼翼地嗓音好像把心里的千年冰全化开了,生涯好像也没那么面目可憎了,至少第二天的晨曦飘露我想见了。

          2019.8.5

          我盼望不要再有任何人在这个答复下面找存在感,我都会折叠删掉的,谢谢。

          2019.8.30

          2019.11.3

          持续三天薄暮停电,一片黑暗里我再次望着天花板上的影子,我感到到一阵迷茫,像是被人打了一针灵肉分别的药剂。

          昏昏沉沉的认为自己睡了好久好久,但其实吃下药到醒来不过两个小时,睡去的时候被久违的副作用逼得睁不开眼睛又心悸,醒来的时候胃里翻江倒海像是要呕吐,睁开眼睛寒毛直竖满是胆怯,是我再熟习不过的副作用之一广场胆怯症。

          之前乖乖吃了几个月的药就以为自己不用再吃了,经济原因有,七片药一百多块,一个月所有药算下来上千,已经是我这辈子吃过体积最小价钱却最昂贵的东西了。负气原因有,认为稍微可以把持自己了之后就停药,成果复发也不过就是和停药一样说来就来。

          几年前的夜里除了春秋我还爱好听假如让我说下去,在被铺里,听着那句“我怕逝世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陪着我让我可以不靠安息药进睡”泪如雨下。那时候我还只是难过而已,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无眠,今天再回头时,本来我已经是曲中人。

          我望着天花板,那感到好像和被绑缚在床上的人感到到的是相似的,灵魂想着一了百了,身材却被把持着动弹不得。我胃里翻江倒海的时候,心悸的时候,我想到医院床上的林奕含曾经抓着护理师的手问她会不会逝世,活性炭灌进胃里,粪便像沥青。

          有时候人是情愿逝世的,求生的本能却又在折磨着人的身材。我只有过一次付诸实践却未遂的自杀运动,那也许是因为我知道会很苦楚我仍然像惧怕天花板那样惧怕苦楚。

          手机里放着的是《亲爱的玛嘉烈》,惨绿青年,诚恳祝福你捱到新天地。

          我不知道到底会有谁真的愿意读我破碎的文字,谁又真的愿意在聊天和浏览中与我共情而非出于善意的怜悯。每当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却又感到自己很自私,为什么别人要来懂得我,我有什么资历,我配吗?

          想起五月份和老师一起走在威海的海岸,我对他讲我的家庭,我的学校,我的宿舍,我的情感。他对我说的一句话我始终忘不掉,他说,像你这样纯洁的女孩子…信任我吧,你的好日子在后头。

          我不知道我的好日子在不在后头,我也不知道我配不配得上他口中的纯洁,因为纯洁在我眼中是一个好大好美的词。我常常因为我的杂念与我自己争执,很多个情景,有时候我能够放宽一些,有时候我不能饶恕自己。

          想起雪莉画的画,在那一瞬间我想到文森特,想到高更,他们是不同的,却又有类似之处。雪莉笔下的画,扭曲,怪诞,充斥了性与血腥的暗示,那份苦楚仅仅是从画中就能直达我的心脏,那是她在表达,那是她在释放,那是她在呼救。而文森特与高更笔下,那么多美妙的阳光,花,水,草,海,人,那样让人心颤的颜色,他们用性命感受着美妙,憧憬着美妙,可他们却是那样挣扎,那样苦楚。

          昨天看到卢凯彤的照片,看到她的访谈和文字,听到她的声音,我说是她太美妙了,美妙到这个世界留不住她。后来我想到这是我知道的一句歌词: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我现在就像一个有意防止自己患上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虽然我知道我的年纪还远远不够,但是我最近也开端混沌,开端忘却自己走到窗前是要做什么,于是我提起笔,我做数独,我练习思考,我把情感记载下来,只是盼望以后的自己不要遗忘。

          其实遗忘是人类治愈自己的本能,可是我为什么就愿意抱着回想痴痴地停在原地呢?我不愿意卸载名朋,不愿意扔掉旧的日记本,不愿意删掉聊天记载也不愿意删掉朋友圈里写给自己也写给他的句子,我还像一个有恋物癖的人一样痴恋着我的手机,一秒钟不在手机旁边我都会感到张皇,隔五分钟不看手机我就开端焦虑,我依附这个小盒子,这个屏幕背后连着我爱的人,这个屏幕里面装着我收藏的乌托邦,还有我已经404NOTFOUND的微博。

          我该怎么向爱人说明我的病态,我又该怎么让爱人与我共情,让爱人懂得我呢?我再一次为我自己的愿望觉得苦楚,羞愧和恶心,我想要我爱的人快活,可是我也想要我爱的人因为我觉得快活,可是我却不能让我爱的人觉得快活。

          2019.11.11

          入院治疗已经满六天了,药物让我对生涯再次燃起了盼望,深夜里听的是轩的《井》,我会和他一样,我也必定会从井底爬上来的。

          2019.11.19

          “爱过的,来合唱,与万人拍掌。”

          港乐不逝世,港乐永生。

          2019.11.27

          我怎麼總是在自己狀態最差的時候點開這個答复。

          今天是我第一天與一個人永永遠遠地告別,我還是割捨不下,但是我別無他法,我必須這麼做了,因為她不是願意與我互相守護的那誰。我得告訴我自己,我喜歡的是苏醒溫柔的人,而不是混沌中強裝鎮定的人。

          祝福你好,祝福你在人生中遇見那個與你互相守護的人,這次他不會再對妳舉起獵槍。我現在還不能不為你未來的幸福流淚,但是我想十年,十五年,五十年以後,我能夠做到的。

          2019.12.22

          终我一生赶往下站,故居太多,迁徙也太多,过客亦记不明白,你说不要下半生只要下秒钟,恐怕也是这个意思吧。

          圣诞前我也离别了你的家,号码也记不明白。

          2020.2.21

          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止。

          2020.6.13

          大家都好吗?2020年的一半已经过去了。不知道曾经看过这个答复的大家是否还安好在各自的世界里。

          再续写这个答案是因为评论区有一个朋友说“我等你持续写下去”,在此之前我是从来没有想到确切有人会对我的笔迹有所等待的。会有一点点受宠若惊,不对,是有很多受宠若惊。

          生涯在大部分时光是庞杂的,不可能像一个答复一样只针对一个问题,我总是把我自己拆分成好多个我,读书的我,工作的我,吃饭的我,陪朋友逛街的我,但是在这个答复下的我是看着张敬轩的我。我很荣幸,有这样一个机遇让我只清安静静地写我看到的张敬轩,以及因为张敬轩和张敬轩的歌而转变的我。

          有朋友私信我对于我的病情表现关心。在这里我想向大家说明一下,前文中有一些灰暗的文字究竟承载了太多心底灰暗的情感,那只是一面的我,如果你在我生涯里,你会看到一个跳脱活跃的我,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灰暗的那一面。因此我曾经非常爱护能看到完全的我的人,看到完全的才是正常的,可是社交规矩是不完全,露出来的部分要新颖健康美丽。在这里我没有那么新颖健康美丽,感激大家包容我的不新颖,不健康,不美丽。

          最近最常循环的歌是《月球下的人》,听的时候会有一种释然的满足感,我有时候会对自己说想要做回月球下的人,可是总是做安静月球上遥望每家的窗的那人。会有一点点遗憾,很想抓一个小可爱陪我一腾飞上月球。我不是嫦娥,我是倚着桂树的吴质,张轩的歌声引我不眠不休。

          最后还是感激大家的留言、关怀与祝福。我有一张张截图放进我的相册里,这是我们的小团圆,盼望大家在各自的生涯里尽力幸福。

          2020.6.17

          大家好,我飞升了。我爱要飞。

          2020.6.24

          连天大雨,低气压让人情感低落,我明明是爱好雨的,可还是不行。

          我迫切的想给自己找一个活下去的支点,而恰恰在这个时候我应当知道,这种迫切本身就阐明在某一种意义上我并不想逝世,可是后来又想到有些人确切不想逝世可是也不想活着。

          对小羽说过我长大了,不会再把支点放在人的身上,可还是没措施。我为这样没措施的自己觉得羞愧难过。

          明明都在找支点,不如互为彼此的支点,真的假的活一活吧,真的就依附着活着,假的也不会比现在更糟。

          已经是白天了,可是听14年演唱会的Medley还是忍不住要大哭,我自己都不是很能接收这样的自己,可是还是要写下来,不写下来我太苦楚了。

          2020.7.12

          测验月停止啦,状况好了很多,不再像前段时光那么瓦解了。

          “下次等我眼泪流尽又爱你。”

          我的生涯并不是以愁闷为基调的,我的人生也不应当以抑郁做底料。在我目前短暂的人生中,我总是用一种“冒险”的心态去中和我生涯的平淡。我记得是余红在日记里写过——如果不是在一种幻想中来考核我的生涯,那么生涯的平淡将使我苦楚不堪。我有一点点留恋危险和神秘,有一点点留恋精力上自己虐待自己的感到,我知道这是一种病态,可还是对这种留恋束手无策。

          最近很爱好徐均朔这个男孩子,爱好他的感到和爱好张轩的感到类似却又不完整一致。类似,是因为那种真挚和纯洁是相似的,不一致是因为我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些类似感——想要以一具身躯体验各种不同的人生,他是在音乐剧中,而我是在文字中。

          2020.7.22

          很惧怕这种感到。听歌也一样,有时候那段记忆都快被时光磨没了,只是偶然听到了那段时光爱听的歌就又想起来,这种时候就会有这种感到,我认为永远不会忘掉的身形在我闭上眼睛的黑幕里逐渐含混起来,直到很久之后才干全体拼起来。有时候我会就着这股劲就着这首歌就大哭起来,虽然我们都知道和记忆负气就像和酷热的气象负气一样孩子气。

          可荣幸的是我还在做梦。梦太神奇了,你在梦里见到那个人就是真的见到了,不是用眼睛见到的,是用你大脑管理梦境的所有部分看见的,所以那种形容几乎是没措施名状的,可是醒来的时候你却又无比断定地知道那是他。那是一种可塑性极强的体验,甚至比回想里的他更真实,也比真实中的他更真实。

          看《重生》的时候很爱好听那首《向逝世而生》,很爱好其中一句歌词:

          当时光推着我向前依然不知疲惫去缝合那些碎片又拼出个蓝天

          假使我用那些碎片缝出了一个丑丑的蓝天呢?没关系,没关系。

          2020.8.18

          今天切歌的时候突然切到Ellen翻唱的《来不及》,好久好久不敢听这首歌,尤其是在八月这个特别的时光段。

          总感到天国近了相聚就不远。真快啊,她的夏天,我们的夏天。

          “和我再漫天飞扬吧。”

          2020.11.29

          2020年快要接近尾声了,大家都还好吗?

          每次这样有仪式感地问一句,就好像确有其事,的确有很多人会答复一样。我看知乎的频率并没有减少,但是写东西的频率变低了,一是感到自己写不好,二是这学期实在是太忙,课业压得我喘不过气,我信任压力下的文字也是带着压力的,我不想给别人带来类似的压力。

          轩的演唱会已经邻近尾场了,在饭拍里看到除了他以外的工作人员都戴着口罩其实是一种很巧妙的感到,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时间被紧缩了,脑袋里跳出来的就是这句话。

          我很爱好降两度,也很爱好降两度翻唱的《无忘花》。

          我也很爱好轩每次宽慰别人的样子。

          很久很久不知道应当怎样走下去,其实现在也不明白,但只是走着,走着走着,我回头发明本来我也踩出了一条路。

          2021.4.1

          500 Likes纪念,大家的留言和私信都有看,谢谢爱好轩的大家对我的激励,路还长,我们一起陪他走下去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肥轩在微博营业了救命啊